交文友,学写作,就到作文批改网! | 收藏本站专版专栏 |RSS订阅     欢迎,朋友 | 免费注册会员登录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中心
批改符号说明:

绿底为优美黄底为瑕疵红底为错字(括号里边为间批)中间横线为删除上标符号添加字文下隔行写点评,点评内容用红字,红双线‖”处段另起(分段).

 

有那样一抹色彩
发布时间:2019-07-15 23:47:08 作者:任欣悦  发布者:rxy2006 浏览次数:526  类别:中文作文   优秀指数:★★
[初中一年级] 江苏省 >> 泰州市 >> 海陵区 >> 凤凰路街道


                   有那样一抹色彩

每次回乡看望爷爷奶奶,总能看到不同的植物。上次是茄子、青菜;下次是黄瓜、豆子。这次,屋前屋后都开满了油菜花。我从小就对油菜花有好感,可能因为儿时是在菜花丛中长大的吧。它没有其他花朵艳丽的色彩,只是朴实的黄。它虽开在人们身边,却总被忽略,但它不在意这些,每到秋收的季节,总会给人们送去香喷喷的菜籽油。

爷爷工作的窑厂的家,需要走一段水路。站在河就能看见那头的烟囱。一个经历了40几年的风雨,依然屹立的。这座砖窑有两层底层是砖头燃烧的地方,第二层是观察火候,增煤添水的地方爷爷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第二层,像照顾孩子一样,时时刻刻的关注着火候火不够旺时,就一铲子煤火过盛时,就用皮管浇水。正当我出神地凝望着对岸时,爷爷已经摇着一艘小船来接我们了。坐在小船上,我的目光到了爷爷身上风肆意地跑进他的裤管和袖管,那裤腿和衣袖像涨满了风的帆一样鼓了起来,霍霍地响着,这时我才发现爷爷好像又消瘦了,但精气神依旧很足,脸还是黝黑的,浓厚的眉毛下眼睛也还是乌溜有神的

到了爷爷那老式的房屋里,奶奶忙前忙后准备着饭菜,而爷爷却钻进砖窑上了。我到路口送他,羊肠小路的两边都开满了菜花。看着爷爷远去,我突然发现,他的背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直了,但依旧透露着刚毅。我觉得他走得好快,转眼间,他已经到了路头,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菜花丛中。

到了吃饭的时间,爷爷还没有从窑上回来。我于是飞奔在那条路上,喊他回来吃饭。当我爬上大窑的斜梯,一股股热浪向我袭来。进入黑乎乎的窑,我立即大喊:“爷爷,回去吃饭啦!”他先是有一点惊讶,随后挤出微笑:“好嘞,还有一会儿!”我便坐在小凳子上等他。这里面实在是热得很,即使我坐着不动,也很快汗如雨下。爷爷弯着腰,拿着铁钩,钩起小洞的盖子,再往里面铲上一勺子煤。整个动作,娴熟地找不出一丝瑕疵,铁钩“叮叮当当”地响着。我闭起眼睛,铁钩还在“叮叮当当”“叮叮当当”,那一刻,我认为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轻音乐。

爷爷从十八岁起就是一名烧砖窑的师傅了。在窑上,冬天是刺骨的冷,夏天却是如火烤般的热。但他一干就是40多年,这个工作早已渗进他的魂灵。外面堆着的那成千上万块的红砖头,也正是他赤热的心啊。

爷爷终于忙好了,他猛灌下一杯水。有些水还没到嘴里就顺着嘴角流到脖子或泼到那早已湿透的衣服上了。中途可能是呛着了,他停下来咳了几下,便又接着大口的喝水。临走前,还不放心地又掀开几个盖子看了看,这才离开。我和爷爷一起踏在他走了四十多年的小路上,这才发现,原来这条路有这么长。路两旁的油菜花在微风中摇头晃脑,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爷爷仿佛与菜花一样,他朴实无华,虽只是一个普通劳动者,却是一些伟大工业背后的功臣啊。

生活中,总是有那一抹朴实,而不起眼的色彩,在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教师点评:
  • 批改教师:乔俊文 ( 山东省 >> 临沂市 >> 郯城县 >> 郯城美澳学校 )
    批改时间:2019-7-17 17:45:49
    点评指数:★★
    点评内容:

    有那样一抹色彩

    每次回乡看望爷爷奶奶,总能看到不同的植物。上次是茄子、青菜,下次是黄瓜、豆子。(分号的使用是有条件的)这次,屋前屋后都开满了油菜花。我从小就对油菜花有好感,可能因为儿时是在菜花丛中长大的吧。它没有其他花朵艳丽的色彩,只是朴实的黄。它虽开在人们身边,却总被忽略,但它不在意这些,每到秋收的季节,总会给人们送去香喷喷的菜籽油。

    爷爷工作的窑厂的家,需要走一段水路。站在河就能看见那头的烟囱。一个经历了40四十(使用数字要规范)几年的风雨,依然屹立的。这座砖窑有两层底层是砖头燃烧的地方,(似乎不当。砖里有少量煤,但主要还是靠外界的煤烧制吧?)第二层是观察火候,增煤添水的地方爷爷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第二层,像照顾孩子一样,时时刻刻的关注着火候火不够旺时,就一铲子煤火过盛时,就用皮管浇水。正当我出神地凝望着对岸时,爷爷已经摇着一艘小船来接我们了。坐在小船上,我的目光到了爷爷身上风肆意地跑进他的裤管和袖管,那裤腿和衣袖像涨满了风的帆一样鼓了起来,霍霍地响着,这时我才发现爷爷好像又消瘦了,但精气神依旧很足,脸还是黝黑的,浓厚的眉毛下眼睛也还是乌溜只有乌溜溜,没有乌溜有神的

    到了爷爷那老式的房屋里,奶奶忙前忙后准备着饭菜,而爷爷却钻进要去砖窑了。我到路口送他,羊肠小路的两边都开满了菜花。看着爷爷远去,我突然发现,他的背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直了,但依旧透露着刚毅。我觉得他走得好快,转眼间,他已经到了路头,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菜花丛中。

    到了吃饭的时间,爷爷还没有从窑上回来。我于是飞奔在那条路上,喊他回来吃饭。当我爬上大窑的斜梯,一股股热浪向我袭来。进入黑乎乎的窑,我立即大喊:“爷爷,回去吃饭啦!”他先是有一点惊讶,随后挤出微笑:“好嘞,还有一会儿!”我便坐在小凳子上等他。这里面实在是热得很,即使我坐着不动,也很快汗如雨下。爷爷弯着腰,拿着铁钩,钩起小洞的盖子,再往里面铲上一勺子煤。整个动作,娴熟找不出一丝瑕疵,铁钩“叮叮当当”地响着。我闭起眼睛,铁钩还在“叮叮当当”“叮叮当当”,那一刻,我认为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音乐。

    爷爷从十八岁起就是一名烧砖窑的师傅了。在窑上,冬天是刺骨的冷,夏天却是如火烤般的热。但他一干就是40多年,这个工作早已渗进他的魂灵。外面堆着的那成千上万块的红砖头,也正是他赤热的心啊。

    爷爷终于忙好了,他猛灌下一杯水。有些水还没到嘴里就顺着嘴角流到脖子或泼到那早已湿透的衣服上了。中途可能是呛着了,他停下来咳了几下,便又接着大口的喝水。临走前,还不放心地又掀开几个盖子看了看,这才离开。我和爷爷一起踏在他走了四十多年的小路上,这才发现,原来这条路有这么长。路两旁的油菜花在微风中摇头晃脑,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爷爷仿佛与菜花一样,他朴实无华,虽只是一个普通劳动者,却是一些伟大建筑工业背后的功臣啊。

          生活中,总是有那一抹朴实而不起眼的色彩,在装点着大地,美化着我们的生活。在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爱朴实无华的菜花,我爱我的爷爷

            这篇文章语言朴实却描写生动,比较接地气。在点题前,多次不动声色地铺垫,沉得住气。有些可惜的是,在点题时有点仓促了。总起来说,这篇文章还是值得点赞的。

李之怡 共164篇 推荐7 优秀5
姜恩泽 共108篇 推荐22 优秀10
刘鼎轩 共98篇 推荐36 优秀24
马维霞 共80篇 推荐0 优秀1
陈永娟 共64篇 推荐15 优秀9
江秋 共63篇 推荐2 优秀2
陈乐乐 共60篇 推荐3 优秀0
胡豆儿 共59篇 推荐9 优秀7
房云玲 共57篇 推荐47 优秀5
王蓉 共57篇 推荐0 优秀0
友情链接:百度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政府网   凤凰网   央视网  卫星地图
关于本站 | 合作加盟 | 积分计划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声明 | 问题解答
作文批改网 www.duzhenfang.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电话:13864984078.
备案编号:鲁ICP备12014725号-1,设计制作:作文批改网
328.12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