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文友,学写作,就到作文批改网! | 收藏本站专版专栏 |RSS订阅     欢迎,朋友 | 免费注册会员登录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中心
家乡的河
发布时间:2020-04-01 22:18:19 作者:乔俊文 发布者:minerhaoxue 浏览次数:855  类别:我的随笔  
山东省 >> 临沂市 >> 郯城县 >> 郯城美澳学校



 

小学三年级,孟庆慎老师教我们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家乡”,我开头一句是“我的家乡安头,坐落在沂武河之间”,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沂武河,是我的村庄的母亲河,她们养育了我的村庄,也给了我无穷的欢乐。离开家乡,我对她们魂牵梦绕;回到故土,我必去河边徜徉伫立。几十年来,我见证了她们的沧桑变化,也无奈地看着她们离我远去。

(一)

村西的武河,我们习惯地称之为西河。西河河流狭窄,两岸冲积了大量的淤泥,淤泥地里当初是遮天蔽日的芦苇丛。夏天,几个孩子常常借拔猪草之名,去芦苇丛里探险游玩,在芦苇丛里乱钻一气,摸鱼捉虾,捡拾鸟蛋,热得浑身水洗一般。出得芦苇丛,到河水里扎几个猛子,或者站在小石板桥上,来一个土式跳水,真是其乐何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河淤地也分田到户,村民们不约而同地伐了芦苇,种上了麦子。收了麦子,河水开始泛滥,河淤地只好荒着,任野草疯长。到了秋后,忙完大田的农活,父母常常带着我们兄弟,带着午饭,去那一亩多的河淤地里播撒麦种。先要割掉已经打种的荒草,再撒上化肥,把地用铁锨翻一遍,用铁耙搂一遍,最后用䦆头刨出一道道沟,撒上麦种,再用铁耙搂一遍,程序繁杂。第二年收获麦子的时候,需要把麦个子一趟几个地转运到河淤地的边缘,才能装车运走。我们家住在村东,来回一趟不易,所以去河淤地干活,必须在田间吃午饭。吃午饭的时候,我站在为了抬高田地而挖的水沟上,环顾四野,任河道里的风吹干我汗湿的夏衣,默默地想,这块土地里留下了我多少汗珠?

大约九十年代开始,安头村北建了煤矿,日夜不停地朝武河排放黑水,上游的陷泥河流经罗庄工业区,带来了大量的工业废水,昔日碧波荡漾的武河,转眼成了满目疮痍的污水沟,鱼虾绝迹,臭气熏天。每次途经此处,我内心都在哭泣:我的西河死了!             

从本世纪一十年代开始,临沂市政府开始建设“武河湿地”,治理后的武河水质大为改善,又变得鱼虾成群、飞鸟翔集,形成了一个一个滞流塘,一片一片莲藕汪,五颜六色水植物,一望无际芦苇荡的美丽景观,显示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面对武河的新生,我的兴奋之情无以言表,每次回家都要沿着湿地间的小路,走了又走,看了又看,流连忘返,可谓“行行复行行,到底行不足”。

可是好景不长,不知哪天开始,在湿地与小桥交汇的地方,修起了一道铁栅栏,铁栅栏上挂着好大的铁锁,隔绝了我亲近武河的道路。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两句诗: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我的西河再次离开了我。

(二)

村东的沂河,我们习惯上称为东大河。东大河真是大啊,光是河道与河堰之间的两个大沙丘就让人叹为观止。靠北的沙丘离河堰近,靠南的沙丘靠河堰远,我们分别称它们为家河和里河,当然也指它们附近的河水。

沙丘上种满了树和蜡条,夏天里树木遮天蔽日,林间蝉声震天。此时此地最是夜里捉蝉的好去处,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这样写道:“树林里氤氲了一天的草木的气息随着夏夜的凉风向四处扩散,脚下是软绵绵的细沙,四周是茂密的林子,每走一步,都有树木的枝条牵拉着你,一切似乎都是不可知的,是神秘的,似乎连‘解了猴子’(方言,蝉的幼虫)也带上了一点灵气。”在这篇文章里,我这样描绘蝉的蜕变:“‘解了猴子’紧紧抓住树皮,在后背裂开一道逢,头部先慢慢出来。上半身解放后,此时已经成蝉的它倒挂着慢慢展开双翼。整个过程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此时的蝉身体嫩黄,双翼嫩绿,远远看去,却是一团嫩白,因此号称‘白解了’。此时此刻,应该是蝉的一生中最美丽、最惊艳的时候,也是最脆弱的时候。而此时的捉蝉人,看到‘白解了’的心情也应该是复杂的吧:有收获的喜悦,又有一点怜惜的不忍······”待到白天,孩子们还可以享受捕捉“黑解了”的乐趣:“在树下发现了‘解了’,必须凝神屏气,手不晃动,把装了粘子的竹竿从‘解了’身后慢慢靠近,待到离‘解了’身体只有一拃距离时,说时迟,那时快,粘子要快速准确地戳到“解了”的翅膀上,‘解了’再想挣脱已经晚了。有些生手粘‘解了’,开始时心不静,竹竿乱晃,早已引起‘解了’的注意,杆子靠近‘解了’时,出手又不果断,‘解了’很容易逃脱,而且在逃脱时,还要撒上一泡蝉尿,如果你正张着嘴,那泡蝉尿正好给你解了渴,顺便嘲笑了你的低能。大自然也是怕硬欺软啊。”

在大树林里,即使不捉蝉,也有很多的乐趣。有一种小昆虫,方言叫“沙沟拽”,住在沙里,偏偏喜欢故意漏出自己的行藏,在自己存身的上方,形成一个规则的圆锥形的凹陷。孩子们瞅准了,一手下去,十拿九稳,一个可爱的小动物就在手里爬啊爬的。把玩一会儿,把它放了,它又会快速地钻出一个圆锥形的凹陷,孩子们很快把它捉拿归案,周而复始,小半晌的功夫就过去了,也不知谁逗谁玩了。树林里到处是茂盛的茅草,茅草的叶子拉人,可是茅草根又白又长,放到口里一嚼,满嘴甜汁,常常让人欲罢不能,吃了一根又一根。树林里有很多杂草、落叶、枯枝,可以捡回家做烧柴,孩子们打着拾柴禾的幌子,可以在树林里流连小半天。只是长相清奇的看林人往往跟在身后,带有侮辱性的监视着实让人不爽。

 沂河涨水之后,往往会在靠近河堰的地方留下很多的水塘,我们称之为家河,塘水晒了一天,水面温温的,水底凉凉的,最是人们夜里洗澡纳凉的好去处。大人们在水塘里洗去一天的汗渍和疲劳,光着身子晾干的空儿,天南海北地摆龙门阵;孩子们仍然在水塘里嬉戏打闹,叫声和远近的蛙声应和着,越发衬出夜的静谧。也有喜欢去沂河主干道洗澡的,必须走一二里的沙路。沂河里的水雾弥漫上来,水腥气充斥在夜幕里,河风嗖嗖地吹着,哗啦哗啦的水声让人不由地生了敬畏,所以洗澡便没有那么从容,洗澡的人走上河岸匆忙用毛巾擦拭干净,穿上衣服就往回赶。回去的路上,倒可以点了纸烟,慢悠悠地享受河风的吹拂。时明时暗的烟头,断断续续随风飘散的谈话,给河堰上躺在苫子上乘凉的人无穷的遐思。                                                                

家河的水塘里或多或少的都有鱼虾,这是孩子们的又一乐趣。小的水塘,孩子们可以用水盆把水攉干,“涸泽而渔”,可惜性价比不高,劳动与收获不成正比;所以他们常常采取“浑水摸鱼”的办法,在水里疯狂搅拌,把水搅浑,把鱼呛得漏出小嘴呼吸,趁机用工具或双手捞取,不论收获多少,孩子们总是高兴的,沾满泥巴的脸越衬得牙齿雪白。大一些的水塘里,固然可以在塘边用手摸,但这需要极高超的技术,并不适用于大多数人。很多孩子会喜欢使用抬网,两人抬着一张网从这岸赶到那岸,只要把握住快慢节奏,网网都会有收获的。孩子们最喜欢的一种捕鱼方式俗称“打浆”,就是把河塘的水用小水渠引到低洼处,在水渠的尽头张上网,防止鱼儿跑掉。让水流淌一段时间,在水渠与水塘交接的地方,快速用泥沙堵上,待水渠里的水流尽,剩下的都是活蹦乱跳的鱼虾,喜煞个人!这种捕鱼方式的关键是筑建长长的引水渠,所以需要多人合作才可以。

沂河的主干道,我们称之为里河。里河虽然河道宽阔,但流水很急,捕鱼捞虾的工作都是大人们去做。但是河道里常常会有一些距离水面很近的沙滩,有的甚至会漏出水面,沙滩上到处是密密麻麻的圆孔,这是蛤蜊的栖身之处。一个半大小子,拿个铁笊篱,个把小时就能捞取一提篮蛤蜊。沂河的沙蛤蜊不大,但是干净,肉多,放到锅里一煮,全张开了口,露出白嫩嫩的蛤蜊肉,用水洗净,炒辣椒韭菜,又鲜又香,特别下饭。

到了冬天,地里的农活消停下来,闲不住的村人开始用小胶车朝家里推沙,垫天井、垫猪圈,或者就是堆在家门口,看着舒服。我就是从那时学会了推胶车,先是给父亲拉车,后来是推半长筐的沙,最后就推满车的沙了。一个看一个,家家户户都推着胶车到家河推沙了。一个冬天,村人们在家河挖了一个好大的坑,可架不住夏天一场洪水,又淤平了。

事情的转机,是有人开始用拖拉机拉沙去卖,大概那时盖屋盖楼的多起来了。起初,沙不值钱,谁都可以下河拉沙;再后来,沙越来越值钱,沙塘的老板开始打打杀杀、跑马圈地,连本村的人家用沙都开始要花钱买了。随着河沙的价格越来越超乎人的想象,很多人开始买了抽沙船和铲车,依附着几个用性命拼得沙塘的老板,抽取沂河里的清水沙。不几年的功夫,积攒了不知几万几亿年的河沙就被抽得一干二净,河水变得深不可测,几个莽撞的生命就结束在险象环生的河底,大概从那时开始,安头人渐渐习惯了在家里冲凉洗澡。河底的清水沙抽光了,抽沙船开始朝河岸抽取,不几年,抽沙人盖起了瓦房,里河的沙丘抽干净了,抽沙人盖起了楼房,家河的沙丘抽干净了,河水终于无限近的靠近了河堰,沂河再也不是我曾经熟悉的沂河。

现在,我每次回家,还常常会到东河堰上站站。河水几乎把东堰西堰连了起来,却又不是洪水奔流的样子,它幽深恐怖,似一只猛兽卧伏在河堰之下,却又拒人千里之外,让人望而生畏;有时,我又觉得现在的沂河哪里是河,它分明是人的贪婪之心,是欲望的血盆大口,它吞噬了我的东大河!

我的东大河,她也走了。

李之怡 共164篇 推荐7 优秀5
姜恩泽 共108篇 推荐22 优秀10
刘鼎轩 共98篇 推荐36 优秀24
马维霞 共80篇 推荐0 优秀1
陈永娟 共64篇 推荐15 优秀9
江秋 共63篇 推荐2 优秀2
陈乐乐 共60篇 推荐3 优秀0
胡豆儿 共59篇 推荐9 优秀7
房云玲 共57篇 推荐47 优秀5
董千里 共55篇 推荐30 优秀22
友情链接:百度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政府网   凤凰网   央视网  卫星地图  驾校点评网
关于本站 | 合作加盟 | 积分计划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声明 | 问题解答
作文批改网 www.duzhenfang.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电话:13864984078.
备案编号:鲁ICP备12014725号-1,设计制作:作文批改网
250.00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