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文友,学写作,就到作文批改网! | 收藏本站专版专栏 |RSS订阅     欢迎,朋友 | 免费注册会员登录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中心
我的****次打工经历
发布时间:2020-11-27 18:00:08 作者:林保健 发布者:zhongqiuyueming 浏览次数:1524  类别:我的随笔  
河南省 >> 洛阳市 >> 新安县 >> 城关镇


清晨,夜色还没有退去。在朦胧的晨曦中,我拿着碗筷去职工餐厅就餐。这时,矿区的高音喇叭在播放着样板戏。“山河破碎儿的心肝碎,人民受难儿的怒火燃。”不知道是哪个豫剧演员的唱腔,高亢而浑厚。听着李玉和的这两句唱词,我心里犯着嘀咕:还是“山河破碎儿的心肝碎,日月不圆儿的家难圆”比较好,相对真实一点。改成“人们受难儿的怒火燃”是不是有故意拔高之嫌啊?走到餐厅了,排着队,我还在想。样板戏的剧词千锤百炼,非常优美。可这一句自己就是觉得别扭。一直到该给我打饭了,我才停止了胡思乱想。付了饭票,打了稀饭咸菜,拿了两个白面馒头,转身退出,找个地方蹲下吃饭。

这是50年前我在豫西某县办煤矿打工时的一个生活图景。半个多世纪了,还经常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大概是1969年,我15周岁,文化革命造成的失学少年,有了****次打工经历。

现在说的打工,50年前叫做“搞副业”。那个年月,农民的主要任务就是种地,就是发展农业生产。这是“主业”。但是主业只能勉强解决半饥半饱的吃饭问题,不能解决日常生活花钱的问题。怎么办?就是外出承包工程,给生产队缴一点,自己落一点。这就叫“搞副业’。

那时的搞副业主要就是承包基建工程。这不,我们村有人在郁山煤矿承包了一些煤台、护坡、工房之类的基建工程,我就到那里当小工了。

15岁,身体并不强壮的我,去给人家基建队当小工人家还真是不欢迎,但我还是去了,也被他们接受了。那是因为这批基建工程的承包,这个基建队的组织,我父亲也是出了力的,也就是说,我父亲也是这个基建队的负责人之一。父亲去了几天,家里有事就回去了,我留了下来。

****次打工,让我充分感受到了人情的淡薄。

由于建筑工程都是小段承包,那些能够掂瓦刀砌砖的大工们才是建筑队的技术人才,工程进度、工程质量靠他们来掌控,因此他们的地位很高,很受器重。而像我这样没有技术,气力又小,也不知道该怎么干活的小工,不仅不受欢迎,而且常常成为大工们呵斥的对象。

当小工很不容易。小工就是力工,就是只会干没有技术含量的体力活的民工。大工的任务是往墙上垒砖,小工的任务是为大工垒砖提供服务。我记得那时去工地需要带的工具,一是铁锨,二是锄头。在大工们还没有起身的时候,小工必须先动身,提前到工地,将白灰和沙子倒成一堆,翻腾搅拌几次,然后堆成中间是坑的窝头形状,再往坑里倒上水,用锄头在坑的边上慢慢勾开,让水渗下去,再用铁锨将其拢起,再用锄头将其勾开,再用铁锨将其拢起。如此反复几次,沙子和白灰彻底混合在一起,白灰砂浆便和好了。这和好的白灰砂浆,既不能太干,太干了匠人砌墙时刮砖不方便;也不能太稀,太稀了瓦刀挑不住,没法往砖上刮。

“刮砖”是瓦工们使用的一个专门术语。就是在砌墙时匠人一手拿砖,一手拿瓦刀,用瓦刀在灰盆里挑起一刀沙灰,然后在砖边上“噌”的一声刮过去,砖边上便留下了一棱白灰砂浆,噌噌噌几刀之后,刮好白灰砂浆的砖块就被按在了砖墙之上,再用瓦刀向下敲敲,使其实落;如果位置不正,就用瓦刀敲一敲稍加矫正。有的瓦工为了提高砌砖速度,就把往砖上刮灰浆改成摊灰浆了。但有人不习惯摊灰,还是用往砖上刮灰的办法。摊灰比刮灰速度快一些,渐渐地都成摊灰的了。

搬砖也是小工的任务,白灰砂浆和好了,要抓紧时间往架子上搬砖,免得大工开始干活时手边没有砖,影响干活。搬好砖之后,要把架子上灰盆里的沙灰装满。准备工作结束,大工们就开始垒墙了。

大工开始垒墙,小工变得更加紧张。看到灰盆里没有砂浆了,赶紧再送砂浆上去;看到架子上的砖少了,赶紧再搬砖上去。看到和好的白灰砂浆不多了,还得赶紧再次拿起铁锨,一层沙一层白灰的勾兑沙灰,再次将其加水,搅拌成白灰砂浆备用。还得抽时间饮砖,就是用水往砖堆上浇,便于砌墙凝结。在准备沙灰或者在饮砖的时候,要听着架子上砌砖师傅的呼唤,及时地给递砖,送灰浆。

就劳动强度来说,小工比大工还要强一些,但因为小工的活没有技术含量,工资要远远低于大工,因此小工们就抱怨“挣钱不出力,出力不挣钱”。对于我来说,还没有挣钱多少的概念,还不到计较收入分配的年龄。但是我也有我的烦恼,那就是来自大工们的恶言恶语。

严格来说,那时我才15岁,还是童工。我的身体发育也不是很好。我清楚地记得1971年我去验兵,也就是准备参军的体检,医生在体检表上身体发育情况一栏里,填写的是“一般”两个字。我知道“一般”是一种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比较差。想我15岁时的身体状况比我去验兵时也好不到哪去。

尽管我很要强,我竭力想把活干好,不说赢得大工的表扬,至少不要受到呵斥,但大工们的恶言恶语,还是不断地伤害着一个花季少年那强烈的自尊。因为我确实对小工的工作特点了解不够,有时会准备工作做得不充分,或者开始时准备工作做好了,但是在干活的过程中,衔接不及时,影响了大工的砌砖。要知道他们是按砌砖块儿数计算工资的,我的服务不到位,他们的收入就会减少,心里能高兴吗?于是,我就注意观察,琢磨让大工砌砖不受影响的工作规律,事事提前准备。譬如,每天收工时,我就加班把第二天要用的砖饮好,要用的沙子和白灰勾兑好,以便第二天和灰时能够快一些。再就是提前上工,把该做的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一些。尽管这样,我还是会受到呵斥,因为我毕竟才只有15周岁,工作总是会有疏漏的时候,也会有感到疲劳的时候,白灰砂浆或者砖块供应不及时,影响了砌砖进度的事情有时还会出现。尽管只是一小会儿,甚至是一两分钟的事,但是有个大工就不高兴了,不仅骂我,而且还骂我父亲,提着名骂,说我父亲“好过哩急”。意思就是我父亲太急着日子好过了,让我这个孩子去搞副业挣钱。好像我影响了他多少收入似的。这个大工的话深深地伤害了我,也许他很早就忘了,但是我可能心里要记一辈子,尽管我不是多恨他,但是这个事却深深地印到我脑子里了。

为了减少挨骂,我一是尽量躲着那个刻薄大工,二是学得嘴甜一些。后来几天,我给一位姓赵的大工当小工,我“赵师傅、赵师傅”地喊叫,让他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我们村一位和我父亲关系比较好、对我一直比较关照的大工,见我学得嘴甜了,就善意的嘲笑我。学着我说“师傅、赵师傅”,逗得其它工友只笑。其实我是一个不太善于讲话的人,平时嘴也不甜。

在那里干了半个月活,我不想再干下去了。我父亲去那里的时候,我给父亲说我想回家,父亲同意了。

我开始做回家的准备。我清点了自己的饭票,还有好几斤,就买了16个白蒸馍,准备带回家去。家里人是吃不到白馍的,就是我那70多岁的爷爷奶奶也是整天吃红薯面。带点白馍回去,让家里人也吃点白馍。剩下的几斤饭票我和煤矿上的工人换成了粮票。

我换粮票的事被我们村一位长者看到了,他提醒我:“你这孩子怎么迷了?你的饭票是带着钱的。你换成粮票不是吃亏了吗?”我马上醒悟过来了,是亏了。二两粮票还得再加五分钱才能买一个火烧馍,可是我的二两饭票不用加钱就能买到一个白蒸馍啊!但是已经换了,那个矿工已经走了,就让他捡个便宜吧。这饭票是我工钱的一部分,是我用汗水换来的,权当少挣了几块钱。

那次打工经历,去的时候从哪儿走,怎么去的,我已经没有一点印象了;回来时的情景,我至今还能回忆起来。我背着一个装有16个白蒸馍的提兜,和本村的其它几个要回家的年轻人一道,步行往家走。具体路线我完全说不清,但我知道我们穿越了陇海铁路,翻山越岭走了大半天,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才走到家。

没几天,我曾经入学上了一个月,然后放假一年的县第二中学又开学了,我终于又回到校园了。那次打工经历,清晨大喇叭里李玉和那字正腔圆的豫剧唱腔,和灰搬砖当小工的紧张劳动,大工们们那恶言恶语的呵斥,却永远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情景有些淡化,但是却永远不会彻底消失。因为,他对我以后的人生产生的激励是无形的。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表达的话,那就是“有本领才能换来自尊”。


李之怡 共164篇 推荐7 优秀5
姜恩泽 共108篇 推荐22 优秀10
刘鼎轩 共98篇 推荐36 优秀24
马维霞 共80篇 推荐0 优秀1
陈永娟 共64篇 推荐15 优秀9
江秋 共63篇 推荐2 优秀2
陈乐乐 共60篇 推荐3 优秀0
胡豆儿 共59篇 推荐9 优秀7
房云玲 共57篇 推荐47 优秀5
董千里 共55篇 推荐30 优秀22
友情链接:百度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政府网   凤凰网   央视网  卫星地图  大师邦
关于本站 | 合作加盟 | 积分计划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声明 | 问题解答
作文批改网 www.duzhenfang.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电话:13864984078.
备案编号:鲁ICP备12014725号-1,设计制作:作文批改网
179.68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