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文友,学写作,就到作文批改网! | 收藏本站专版专栏 |RSS订阅     欢迎,朋友 | 免费注册会员登录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中心
我的民办教师经历
发布时间:2020-11-27 18:05:01 作者:林保健 发布者:zhongqiuyueming 浏览次数:1490  类别:我的随笔  
河南省 >> 洛阳市 >> 新安县 >> 城关镇



“民办教师”是一个消失了的名词。现在的学校虽有公立和私立的区别,但是私立学校的教师也不叫“民办教师”。私立学校教师和公立学校的教师,区别在于工资的发放途径。前者不在政府财政编制,工资由学校自筹发放;后者在政府财政编制,工资由政府财政发放。尽管途径不同,但基本上同工同酬,私立学校教师的工资甚至还高于公立学校的教师。而“民办教师”则是在公办学校从事教育教学工作,但却只能挣工分同时领取少量生活补贴的教师。《教育大辞典》上给“民办教师”下的定义就是:中国中小学中不列入国家教员编制的教学人员。

而我就曾经当了6年时间的民办教师。

1973年2月28日下午,我从地里干活回来,一位本家哥哥告诉我:“你的机会来了,知道不知道?”我当时一愣:“什么机会?”

“听说让你去学校教学呢!”在我的这位本家哥哥眼里,去村里学校当民师就是地位的上升。

我还真的不知道。就胡乱应答了一句回家了。第二天早上,一位大队干部上我家找我,通知我去学校教书,并且当天就去。至于工资待遇什么的,都没有说。虽然不是什么很理想的工作,但在那大学停止招生、读书没有出路的情况下,能去学校当教师也比在生产队干活要好一点。于是,我就去村里学校报到,开始了为期6年的民师生涯。

这一天是1973年3月1日,是我走进教育行业的日子。因为每当在填写个人简历的时候,都要用到它,所以这个日子我记忆得比生日还准确。

****次登上讲坛,面对的是小学三年级学生,他们的年龄大都在10岁左右。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教育他们,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向他们传授知识,学校交给我的只有两本教科书。教室是解放初期建起的破瓦房,四周墙壁都是用鹅卵石垒砌的。外墙用白石灰糊了缝,又刷上了白石灰水;内墙是用泥巴糊平的,也用白石灰水刷了。内墙有些地方的泥巴已经脱落,露出狰狞的石头缝。屋顶的梁木有一根已经向下弯曲,下面用一根立木顶着。教室里用砖头凳着一块块大约两米长的木板,算是学生的课桌。学生坐的凳子都是自家带的,有的高,有的矮,参差不齐。我现在已经记不清那时是怎样给孩子上课的,反正语文、算术、体育、音乐,什么都教。我没有小学教育理论,也不懂什么儿童心理学,很可能有许多误人子弟的教育行为,现在想想挺内疚的。

那时的教育体制好像是春季始业,年底升级。1973年我糊里糊涂教了一年小学,到1974年竟要教初中数学了。

文革十年对教育的冲击是****的。学制缩短了,办学主体下放了。各公社办高中,各大队办小学和初中。小学五年制,初中二年制。师资力量短缺,随便找人凑数。教学质量无从提起,“读书无用论”严重泛滥。

我们村里学校的初中班什么时候办起的,我已经不记得了。教初中的教师一是由原来的小学骨干教师提上去,二是由村里的高中毕业生担任。初中的课语文学科好应付,查查字典,念念课文,让学生读读书,就算上课了;但是,数学、物理、化学这些学科很难办,一是教材讲不了,二是练习题没法招架,就是糊弄学生也糊弄不过去。原来教初中数学的老师,是文化革命前的老初中毕业生,乡办高中****届毕业生。尽管高中知识有点虚,但是初中知识确实很扎实。应该说,他教初中数学还是基本胜任的。只是他有了更好的人生出路,去某大型国营企业当工人了,学校只好让我接替他的工作,教初中的数学课、物理、化学课。

说实话,我尽管也是高中毕业,而且还是我们这届学生中的佼佼者,但是让我教初中的数理化课,还真是不能胜任。我之所以没有推辞,是因为村里真的没有比我水平更高的人啦。文革前我们村没有高中毕业生,只有几个初中毕业生。这些人有的年龄大了,数理化知识忘得差不多了;有些不屑于当民办教师,在其它行业工作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还真不能推辞,否则就是给学校领导出难题。

我的中学经历是寒酸的,初中一年,高中两年,但是都在走所谓的“五七道路”,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以数学为例,高中都毕业了,我还不知道“韦达定理”是什么;平面几何部分,我只学过三角形全等;还有其它很多应该掌握的知识都没有掌握。好在那时候的教材也很基础,我只好现发现卖,学着教着。遇到弄不懂的问题,就跑到镇上高中找老师求教。那时的高中老师,都德高望重,我多次向他们求教,得到了他们热情的帮助,至今对他们心存感激。

当时的初中二年级,主要学习平面几何。开始的直线、线段、平行线,到后来的三角形全等、三角形相似、平行四边形等,这些内容还比较好教。尽管几何证明题比较难,但是我的逻辑思维能力还能够应付。最后讲到圆,什么外接、内切,什么公切线、相交弦等等,我教着就比较吃力了。最吃力的是圆和三角形、平行四边形糅合在一起的几何问题,需要做辅助线的,真是让人伤透脑筋。那时候,我对解复杂的几何证明题达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遇到一个问题,找不到解题思路,就一直想,连上厕所的时候,也用瓦片在石头上画图思考。有一次一道几何证明题,想了半天解不开,晚上睡觉还在一直想。半夜醒来,突然有思路了,立即起床,拿出演草本,开始做起来。按照那种方法画一条辅助线,立即思路畅通,因果明白,一路推理证明下来,有理有据,严谨无误。顿时一阵狂喜,轻松愉快地倒头睡觉。

当民办教师对我人生的****帮助,就是让我在自学中弥补中学阶段知识的薄弱。那时没有电灯,晚上备课学习都是用煤油灯,我是最费灯罩的一个人,因为我每天晚上总要挑灯看书,直到瞌睡为止。我的美孚灯玻璃罩都是瞌睡时手中的书本掉落打碎的。

1977年,四人帮粉碎了,拨乱反正开始了,中小学教育质量严重低劣的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重视,上级领导终于开始通过组织统考,引领各学校对教育质量的重视了。由于长期坚持自学,我教的初中数学课在全乡统考中竟然进入了前四名,竟然还有学校组织老师到学校听我的数学课,竟然有外校的校长到我们学校借用我自己编写油印的复习资料。1978年中招考试,我们村学校的中招数学成绩竟然在全公社13个校口位居前三强,我竟然成了全公社有点小名气的初中数学教师!我很欣慰!

民办教师的社会地位是很低的。首先体现在工资收入上,和一个农民差不多。我才开始当民师的时候,每月3元钱补贴,一年后涨到5元,又过了一年才涨到了8元,到了1977年社会开始重视教育了,我的教学成绩在全公社也有点名气了,才涨到12元。另外每年还有2800个工分,换算成粮食,摊到各个生产队。到季节头上,你得拿着布袋到各个生产队,找队长们乞丐一样讨要自己的劳动报酬。我记得1978年我在村里一个生产队讨要来的几十斤小麦,都是生了虫子的,人家说没有好的了,如果要的话可以多给我几斤。没办法我只好背回家,连虫子磨磨吃掉。

当民办教师的几年,是我家最困难的几年,事情特别多,我家基本成了全村最穷困的人家。奶奶去世后,父亲出门搞副业挣钱还债,爷爷随大嫂吃饭,弟弟在上高中,我自己一个人做饭吃。时值秋口,家里没有粮食,我日子过得很紧巴,有时回家没啥吃,就跑到地里捡点儿落地的苹果、摘点儿早熟的红柿子来充饥。那时姑姑过一段时间会回来看望爷爷,得知我一个月吃了一升玉米,心疼得直落泪。我就是在那时学会擀红薯面条的。我的小学老师、后来的同事靳万才、王少英夫妇,知道我那时生活艰难,经常饿肚子,每逢有什么事去他家,总要给我塞两个蒸馍。多少年来,我一直在心里铭记着他们的恩情。“饿时一口,饱时一斗。”滴水之恩,没齿难忘。

六年民师经历给我的****收获,就是为高考积聚了实力。我在担任民师之初,文化水平充其量就是一个高小水平,虽然说多少有点中学知识,也是窟窟窿窿的,零零碎碎,很不扎实。不要说和文化革命前的高中毕业生相比了,就是和那时的初中毕业生相比也有很大的差距。我曾经找到过文化革命前的初中语文课本进行自学,发现上面好多文章根本就读不懂。譬如选自《诗经》的《关雎》《氓》《芣苢》《鸡栖于埘》等篇目,对照注释一点一点抠,也不能完全理解。好在我这人喜欢学习,在教学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不懂的地方就虚心求教。遗憾的是那时学习的途径太少,能够找到的书籍太少。再加上自己缺少名师指点,看不到人生前进的方向,也浪费了很多学习时间。尽管如此,六年民师生涯还是对我的的人生产生了积极影响的,要不是民师生涯的浸润,1978年的高考,我怎么能够成为那极窄极窄的独木桥上,一个侥幸的胜出者呢!

李之怡 共164篇 推荐7 优秀5
姜恩泽 共108篇 推荐22 优秀10
刘鼎轩 共98篇 推荐36 优秀24
马维霞 共80篇 推荐0 优秀1
陈永娟 共64篇 推荐15 优秀9
江秋 共63篇 推荐2 优秀2
陈乐乐 共60篇 推荐3 优秀0
胡豆儿 共59篇 推荐9 优秀7
房云玲 共57篇 推荐47 优秀5
董千里 共55篇 推荐30 优秀22
友情链接:百度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政府网   凤凰网   央视网  卫星地图  大师邦
关于本站 | 合作加盟 | 积分计划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声明 | 问题解答
作文批改网 www.duzhenfang.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电话:13864984078.
备案编号:鲁ICP备12014725号-1,设计制作:作文批改网
164.063毫秒